- N +

拾暖,冬藏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拾暖,冬藏


捧一杯香茗,捻一段时光,捡拾记忆的点滴温暖,藏入这个冬季的罅隙里,融化岁月的冷若冰霜。心,始终怀揣一抹柳色,静守红尘深处,只为等待生命里下一场春暖花开。

一季的来临,代表着另一季的收场,心纵然还眷恋着菊花漫开的暖秋,岁月的脚步还是无情地前行。秋,不是归宿,只是轮回。

季节的枝头,日子轻轻滑落。回首,往事翩跹,喜欢安然落座于窗前,手握一掌宁静,写几段诗行,挽几朵词花,放心香一瓣,采一束芬芳,弥漫在云水之间。浅韵流泻,牵出一丝江南烟雨,在人生的素笺上涂涂抹抹,那些零星的飘落,在岁月的杯盏中,斟满成甜美的希望,缓缓的入喉,暖暖的收藏。

诗人雪莱曾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是的,心要始终留有希望,黑暗过后会迎来黎明。人生的阴晴变换是轮回交替的,花无千日红,人无百日好。月圆后便是缺,潮起时潮落。地球在转,一切物体皆是运动,不要处在最倒霉的时候,徒生悲凉,或长或短的,只是一场经历,一段过程,莫过于浮云掠影,记住也好,忘记也罢,到生命停止的那一刻,得失都不重要。

掀开冬天的袂角,那泛起的思绪,是来年枝头的新绿,在熠熠生辉的眸光里,信笔写下又一个春天的温润。轮回的四季,春耕一垄记忆,夏种一地相思,秋收一卷书香,冬藏几缕温暖。把人生的风景,化为笔下的水墨,水样清浅,洇开成一朵青莲,素年锦时,坚持绽放。

秋走,冬接,春来,梦醒。梦中,是一帘江南烟雨,落在屋檐,落在小巷,落在了眉心;是一把细花折伞,撑过潮湿的光阴一段;是雨水浸透满纸墨香,缓缓漫过清瘦的指尖。有人说,我是一朵莲荷,开在红尘深处,不舍清白,又离不了淤泥。是一只夜莺,喜欢黑夜,又厌倦鸣叫。是秋天里一片执着绿意的叶子,不愿离开最初,在天空中舞尽风姿。是冬夜一枝怒指银霜的雪梅,浮动一缕暗香,固守坚强。

风过处,飞花几片,挥洒着轻舞飞扬的青春。风过后,却勾起一串串眷恋,留下几缕暗香沉淀在旧时的春花秋月里。只是,那些缘分的路上,有多少过客半途离席?散去一季芳菲,又有多少故事没有缀上理想的结尾?

站在红尘深处,与花低语,与月同眠。看一粒沙,依旧微细渺小;一棵树,依旧葱郁如初;一弯月,年年重复着圆缺。踩着命运深浅不测的纹络,偶尔穿越记忆的栅栏,捡拾曾经一抹微笑的暖,藏入每一个冰冷的冬季。一生守梦,终是半世沧桑,唯盼红尘有爱,相拥有期。念念风尘里,期待找寻属于自己的一只舟楫和桨橹,一位有缘的摆渡人,或是一棵招摇的水草,来指引我朝向固定的远方。

我,不是无根的雪花,是一名江南的过客,不是塞北的孤狼,而是人间的飘萍。晨起时,看一株盈露垂梢的植物,诉说昨日梦的呓语;黄昏后,看一片云絮染上了红艳,候鸟缓缓归家;月夜里,织一帘幽梦,看一窗琉璃灯火,享受幸福的简单。在一瓢一饮中度过,体味生活的平淡,咀嚼其间的滋味,品出甘甜亦或是苦涩。

拾起回忆里一抹抹微笑,冬藏暖心。静守岁月,听寂寞的指尖划过空气的声音,那是时光的叹息,落在眉睫上,犹如雪花落在地上的重量。当你抱怨错过秋月春风的温润,错过一枝柳条的情思,错过一朵丁香的愁怨时,或许,你正在体味幸福,那冬日里一窝温暖的被子,一盏烟雾缭绕的热茶,一条爱人织送的围巾。幸福是普遍的,一滴水的恩情,一次空气的呼吸,一句温馨的寄语。它是少计较,懂珍惜,学会放下。

草木的一生,是春萌秋萎,人的一生,是生老病死。一片叶子由抽芽到落地,一只蝉虫由出生到老去,一朵昙花由含苞到凋谢,仿佛万物在自觉地奉承一种自然规律。所以人生成败的得失,只是暂时,也是在做一场轮回交替,在选择了宁静后,浮华就会将你疏离。

白落梅说:“只有一些蜗居在冬天的人,在约定好的日子里缺席。有些人,在赶往春天的路上邂逅美好,和姹紫嫣红的春景演绎一场红尘情事。有些人,在赶往春天的路上死亡,留下梦断尘埃的叹息。这就是宿命,春天,这个意味着重生的季节,亦会有消亡。”

在冬的窗口,路边的野菊,依然开得妖娆,那一抹颜色,明媚了视野,灿烂了心境。红尘深处,我与时光静坐,感悟人生的真谛,体味幸福的平淡和简单。捡拾记忆里的点滴温暖,把它藏入这个严寒的季节,用微笑赶往春天的路上,融化岁月和心灵的冰霜。让心始终怀揣一抹柳色,只为等待生命里的下一场春暖花开。

QQ:1197416909

--文/曾陌儿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七月,落笔凡尘,凌乱不成章
下一篇:为自己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