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花儿明媚不忧伤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花儿明媚不忧伤


编辑荐:陪我走过了那么漫长的年少时光的那些花儿,见证了曾经那么青涩无知的我的那些花儿,我想我该感谢她们,又有什么理由去埋怨她们呢。

回忆总少不了“想当年”的开始,少不了嘴角不自知的微笑,少不了最终的叹息。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那些年,想起了那些年里,陪伴我走过天真岁月的花儿。

【一】萍与莉

我看过很多场关于年少时光的电影,也读过很多本关于年少时光的书,然而没有任何一部电影能演出我年少时光里的画面,也没有任何一本书能写出我年少时光的美好。

我曾羡慕他人的年少时光是那么地轰轰烈烈,可是直到后来,我才觉得自己平平淡淡的年少时光才是最难得的。

我有一个邻居,女孩儿,她比我大一岁,按理说我应该叫她姐姐,可是要是按辈分来说她该喊我姑姑。我们这一辈的人都不大能理清辈分的关系,索性就不理辈分,就按名字来称呼彼此。我叫她萍。

另一个邻居,她也比我大一岁,叫莉。莉,萍跟我是从我们都还没懂事开始就开始玩在一起的关系,直到初中。她俩同岁,在学校都比我高一年级,很多时候我会跑去她俩的教室里找她们玩,不过更多时候是她俩一下课就叫我出教室一起跳绳踢毽子。

那个时候的我们都有着飞扬的发,以及明媚不会忧伤的笑脸。

我们三个人的家离得也不远,萍的家甚至就在我家前面,我只要一出家门大喊一声“萍”就能听到她的回应。通常情况下她都会先在家中拖着长长的嗓音“诶”一声,不到十秒钟,就会打开她家的后门风风火火地出现在我面前。她时而穿着睡衣散着头发满脸疲惫,时而穿着校服戴着红领巾精神抖擞。

那时候的时光似乎很慢,慢得似乎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加了慢放的特效。我喜欢那样缓慢的时光,喜欢那时候缓慢绽开的哭脸和笑脸,那些画面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还会令人心生温暖。

当时的小学离我们的家有将近半个小时的路程,每天中午十二点放学,下午两点上课,在来回都要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里,我们总会甩着手兴高采烈地回家吃饭,吃完饭再甩着手兴高采烈地去学校。其实按常理来说中午的时间是足的,但是我们总是磨磨蹭蹭在即将上课的前几分钟才能到学校。

原因说来幼稚,就是我们会在回家和去学校的路途中开小差。

小学时候,去学校走的都是田埂路,田埂路两边长有很多狗尾巴草、蒲公英,三叶草和很多叫不出名字但是会开出很多好看花儿的野草。我们三个就经常蹦蹦跳跳地摘花拔草,有时比比谁采的花好看,有时候比比谁编的花环好看,有时候比谁采的花多。有时候,也会比谁走的步子小,谁哼的歌好听,谁能抓到田间低飞的蜻蜓。

开满野花的田埂上,三个扎小辫的小女孩每人都手捧一大把野花哼着歌慢吞吞向前走的场景,头顶是湛蓝的天空,白软软的云……那样的画面,真是美得不像话。

周末的时候,我们会去漓江边捡来被河水冲到岸边的各种盒子装上泥沙石块和树叶来玩过家家,玩累了就仰躺在岸边那足有两个我们那么高的河堤上休息吹风,好不惬意。

小学时候的我们都喜欢留长长的头发,傍晚的时候洗过头就会相约去小马路上散步,看着彼此长长的黑发互相开玩笑说让对方快去剪头发,可是当时谁都不舍得剪。

长到大腿的头发,就像无忧无虑的小学时光,谁会舍得剪啊。

【二】玲

初中,我和萍还有莉的关系渐渐地变得越来越淡了。萍开始有了男朋友,莉也有了自己的秘密,除了每天早上还是会一起去学校之外,我的生活,似乎跟她们再也没有了交集。

初中,我有了自己的新朋友,新朋友们对我很好,其中对我最好的人是我同桌的好朋友,玲。

玲对我真的很好,会帮我打饭买零食,会经常帮我收拾书桌做笔记,会隔三差五地送我水果会给我自制很多有创意的小礼物,会主动帮我去图书馆借我喜欢的漫画书放在我的课桌里,会陪我一起跑步,会静静地听我说自己向往的动漫世界……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对我那么好,直到后来上了大学遇到同学T。T同学告诉我,她曾经在初中的时候也对一个女孩子好得不得了,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带给她吃,有什么好玩的都会带她去玩,总之是自己有的好东西都想分享给对方,而她那样做的原因是她把对方当成了女神,所以总会围绕其左右,给她所有。T同学说:“你和她很有可能就是我跟我初中女神的那种关系,我就是你那个初中同学,而你,就是我的女神的那个角色。”

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反驳:“可是初中那时候的我也没什么好的啊,平时也不会参加什么集体活动,成绩也不拔尖,顶多就会画个画,长的也不出众……”

T同学说:“谁知道你说的那个同学是不是就觉得你画画得特别好呢?”

我有些怔愣,忽然想起初一那时候发生的一件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来。

初中时期的我喜欢画画,上课画,下课也画,在图画本上画,草稿本上画,课本上也画,虽说画的不是特别好,但是热爱画画这一点在班级里也算是出了名。春玲喜欢我画的画,所以经常叫我帮她画画,有时候上着课上着课我面前会突然出现一本笔记本,转过脸就看见她对着我笑眯了眼睛:“帮我画点东西上去呗,我来帮你记笔记。”说完也不等我有任何反应就抽走了我桌上的课本认真做起笔记来。

一开始她坐在跟我隔了一条走道的位置,方便跟我说小话。后来换座位,我们俩一个到了第一组而另一个到了最后一组,那时候就说不了小话了,我们开小差的方式又换了一种——传纸条。

所以那阵子,有时候上着课上着课我的面前会忽然多出一个纸团,打开纸团就能看到她写的一板一正的字:现在能帮我画画吗?我回个能,再把纸团揉好拜托同学传过去,没多久,一本笔记本就会被传到我的课桌上。回个不能,那么那节课下课之后她就会跑过来跟我商量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帮我画画呀……”

那时候,我们递纸条的频率勤得让坐我们中间组的同学都受不了,连连抱怨帮忙递纸条递得手都酸了……

或许吧,或许真的就是像T同学说的那样,她是因为我那自己觉得并不怎么好的画技而开始对我好的吧。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我已经无法去求证,现在回忆起来,也只是纯粹地感激罢了。

或许,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当年她对我的好,让我有多么地受宠若惊。我性格上的蜕变,可以说是完全要归功于她,正因为有了她的支持,她的拥护,她的关心,我才会变成如今这样一个内心明朗而坚强的人。

只是跟T同学的经历很像,我跟玲一分开就很少联系了,我升学到了县级高中,而她,比我大不了几天的她已经开始自己的社会之旅了。分离后的前两年,她偶尔还会在QQ上问候我,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也会给她发去祝福。我高二的时候她到我所就读的高中找过我,我挽着她的手带着她认识我的新校园,那天的太阳很好,中秋刚过,不冷不热的风吹的人心情很好。

那天我的学校正在举行校运会,我们经过操场的时候能听到操场上此起彼伏的加油呐喊声。明明是那样充满活力的日子,我嘴角边的笑意却随着我们的话题越来越淡。

那一年的她已经开始染了黄发,已经学会了化妆,跟我聊天的话题永远停留在她那会让她伤心痛苦的男朋友身上。我在她那已经逐渐变得陌生的眼神下忽然很难过。那是我第一次想到“沧海桑田”这个词语。它把我们划分到了不同的世界不同的道路上,它推着我们继续前进直至再也看不到对方的身影,它……何其残忍。

那天,是我跟玲,最后一次见面。

【三】英

第二次想到“沧海桑田”这个词,是在我得知某一初中舍友结婚的消息时。

她长得不算惊艳,甚至不算美,却比较有男生缘。在我们还不敢正眼看异性的初三,她已经交了自己的第二个男朋友。

她曾经最喜欢在宿舍跟我分享她跟男朋友的甜蜜,她曾经最喜欢的一首歌是《如果你爱我就跟我走》,因为那首歌是她第二个男朋友的手机铃声。

一开始之所以会跟她走近,完全是因为她也喜欢动漫,她也向往动漫世界。

一个早熟早恋略微有些叛逆的女孩,有一份难得的童真。

我俩曾经在宿舍熄灯之后头对头地睡在自己的小床上悄声说着自己喜欢的动漫人物,说着自己的小秘密。那些时光,真是非常简单的时光。

跟玲不同,英对朋友很随性,有时候甚至是随性得随便。所以这就有了后来在我高一的某一天晚上,虽在同一城市但却是去念了职业学校的她把我叫到河边说要聚一聚,结果却让我独自吹了一晚上的河风,而她却整晚都在河里跟她第三任男朋友游泳嬉戏的回忆。

那天之后我就感了一场冒。感冒好了之后我就不会再去主动联系她了,很有默契的是,她也没有再主动地联系我。

我们最后的一次联系,是在一四年。一四年,她结婚,给我发QQ消息叫我去参加她的婚礼。

我没有去,我跟她说我很忙,没时间,顺便祝她跟她丈夫百年好合。

其实那段时间我闲的不得了,不去参加她的婚礼完全是怕自己受不了那种距离感,那么尴尬。

好在,一贯对朋友很随意的她,真的没有再发短信或是打电话来。

【四】沧海桑田三次方

第三次的沧海桑田的感觉,是在听到莉生了小孩的消息的时候。

多讽刺啊,我曾把她当做亲姐姐的人,结婚的时候没有告诉我,就连她生了小孩的事情还是听邻居们聊天时聊起的。

我忽然就想不起曾经那个会牵着我的手去学校的小姐姐,那个会给我摘我摘不到的花送给我的女孩,会跑来我家跟我挤在一张小床上看动漫的女孩,跟我一起长大的女孩长什么样子了。

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变得那么生疏,我从来都没想过我会失去陪我走过我的年少时光的每一个人,可是最终每一个人都会悄悄地离我远去。

莉结婚有小孩了,萍也很少再回家,有时候偶遇,我们也不会再跟彼此打招呼,明明我们的家就是前后的关系,我却再也不会站在自家大门口喊她的名字,她也不会跑来我家跟我一起看偶像剧了。从前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后来长大了,就懂了。我们变了,她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新朋友,她住在她的新世界里,再不会对旧世界的人事物上心。而我,我从来就不是会主动跟人扯关系的人,从来都是任其自然发展,所以,久而久之,我们的关系就成这样了。

近几年来,这几个人我都没有再遇上,我不知道如今的她们都在哪里呀,不知道她们现在生活得怎么样,我从不亲口过问,怕打扰了她们现下平静的生活,更怕自己接受不了跟从前不一样的她们。我从来只是从身边人的口中得到她们的消息,知道她们结婚了,知道她们当妈妈了,她们幸福着,就很好啊。我没想过要去联系她们,只是,偶尔会在心里祝福她们就是了,真心的。

【五】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每一次听范范的《那些花儿》都总是会想起这么几个女孩,纵然如今的我交了很多新朋友,纵然如今的我们都已各自奔天涯,但是生命的某个角落,这几朵花却仍旧静静地开着,开得鲜艳美丽。

有些故事,曾经的我们没能继续讲完,就算了吧。有些话题,如今的我们已无法继续,也算了吧。

陪我走过了那么漫长的年少时光的那些花儿,见证了曾经那么青涩无知的我的那些花儿,我想我该感谢她们,又有什么理由去埋怨她们呢。

亲爱的花儿们,谢谢你们从我的年少时光路过,给我留下那么美好的回忆。

谢谢。



返回列表
上一篇:我的选择我的心
下一篇:为自己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