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火绳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火绳


火绳

那时候在农村,一进阳历8月,就开始搓火绳了。现在,可能是没有搓火绳的了。

我看见搓火绳还是在60年代,那时我刚刚记事。在农村有这样的说法,“8月葱,9月空”。农村做饭都烧柴禾,割柴禾是有时间的,一般是在阳历8月份,过了8月份割下的柴禾就不抗烧,颜色也不好了。如果是8月里割的柴禾,经白天秋天的太阳一晒,晚上露水一点后,就垛垛,到冬天烧的时候可是享受了。把柴禾从山一样的柴禾垛上抱进屋里,坐到灶膛前,就着灶膛里发出通亮的火光一看,那柴禾还是绿色,绿得那么可人。那时,一进冬天,就没有绿色了,天寒地冻,一片白色。看见灶膛前的绿色,真有些爱不释手,舍不得塞进灶膛里烧了。特别是黄蒿子,一烧起来“啪、啪”的响,还散发出一股诱人的清香,非常好闻;要是烧水蒿子就更好闻了,简直能把人醉倒。所以一到冬天,奶奶做饭的时候,我就在灶膛前给烧火,闻那蒿子发出来的清香。每到这个时就回想起可山跑,灌豆鼠子、找雀窝、采狗尾巴酸、刨大脑瓜的事。有时奶奶还时不时地夸我两句:“二孙子,懂事了,能帮奶奶烧火了”。要是奶奶心情不好,再加上看见我光顾回忆往事,灶膛里的火“噼噼、啪啪”要烧着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可就惨了。奶奶一脚把我从灶膛前拔拉开:“竟害事,上一边去”。

进了阳历8月,爷爷也就开始割水蒿子搓火绳了。爷爷做这项工作非常细心,割搓火绳的水蒿子要求得非常严格,又粗又高的水蒿子不用,专去离家2里地的南甸子,挑那些没劲地上长的那种细细的,颜色发黄的水蒿子。一割就是一大背,背到家里后,白天细心的把水蒿子摞上,用其他草盖上,困2天。到晚上太阳一落山的时候,就把水蒿子摊开,搭上2天露水后,就开始搓火绳了。爷爷搓得很细心,先是用棒槌把水蒿子杆砸裂开,不要太碎,一根水蒿子杆砸裂成3-4股就可以了。爷爷火绳搓得最好,搓出来的火绳比大姆指略粗些,搓得非常均匀,连一根水蒿子头都没有,简直就像一件艺术品。不像别人搓的火绳,水蒿子头都扎手,粗细不均,就像吞了鸡蛋的蛇,一段粗一段细的。一搓就是1周多时间,搓出来的火绳盘上一盘,1盘足有5-6丈长。搓好的火绳放到仓房里阴干,要不太阳一晒就掉色了,也不愿着了。搓火绳有2种原料,一种是水蒿子,一种是苞米胡子;搓火绳有2种方法,一是搓绳式,一是编辫式,编辫式就像农村姑娘编的发辫。搓好的火绳放到舱房里阴干4-5就可以点了。那时农村穷,火柴供销社凭票供应。1盒火柴2分钱,都得掂量着花。平时用火,如抽烟等就得靠火绳。晚上点火绳还有驱蚊效果。太阳一落山,饭就吃完了。奶奶收拾完饭桌子,喂完了鸡鸭鹅狗猪这些活物,从仓房里拿出1盘火绳点着了,又拿过1尺多长的烟袋,装好了烟,对着火绳悠闲的“吧嗒、吧嗒”的抽起烟来,一抽就是半宿。有时我一觉醒来,那根火绳还着着,像萤火虫一样,若明若暗,还不时发出“啪、啪”的响声。随着每一声响声,那水蒿子的特有的清香就汩汩而来,沁人心脾,满屋的空气也跟清新起来。火绳着了一段时间,奶奶就把火绳盘放开些。当奶奶睡觉的时候,先把火绳放到够1宿着的长度,就都放到地上了。

大概是当我们都睡着的时候,火绳还在若明若暗的着着,可能还在发出轻微的“啪、啪”的响声,就像抚慰婴儿那样,轻轻的、淡淡抚慰着进入了梦乡……



返回列表
上一篇:我与沙漠有个约会
下一篇:为自己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