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月亮心,少年情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月亮心,少年情


频窗而望,窗外月色如水,沁人肌肤。天空如一个广阔无垠的高尔夫球场,几粒晶莹的小星星象几个高尔夫球眼,随意的散落在草场上;那一轮圆圆的月亮,恰如一个晶莹玉透的高尔夫球,被一个人从东边一杆打到了空中,慢慢的向西边的天空落下。

一缕茶香飘飘而来,潜入鼻孔,沁入肺腑,回首端茶,环视室内,月光早已盛满了整个房间,正从窗帘的缝隙中流进室内,再从窗口流溢而出。而我,正在幸福的沐着月光浴。

好美好亲的月亮呀,好清好静的夜,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在遥远的他乡。

在他乡,望月亮,想起你,愁断肠。

唯一慰藉心灵的就是这异乡的窗帘上挂着的那轮明月,她曾经陪伴着我和你度过那么多的月色浪漫夜。时光匆匆过去了如许年,可那轮明月依然如当初一样皎洁温馨,那么懂我心事一样的陪我到天?Q。从她那如玉的脸,我仿佛清晰的看到了我们当初坐在家乡的玉米地边,一边守着牛儿在月光下沙沙的吃着上了夜露的青草,一边谈着一些少男少女的心情故事。

月亮心,如母亲的心,不分天南地北,不分家里家外,夜深人静时,她就是我这颗漂流之心的依托;月夜情,如恋人的情,不管是海角天涯,也不管是秋冬春夏,她都是我的浪漫与遐想。

时光仿佛在一顺间到回了十多年,那轮皎洁的月亮也刚刚从家乡的那座山尖的树梢枝头露出她那象你一样润白粉嫩的脸。

六月的山村,每到十五六的时候,月亮就出来的格外早;而每当这个时候,山村的放牛娃也回家的特别晚,就算是月已当空,可是在那些如小森林的玉米地头,稻田边,都会隐隐约约的传来悠扬的牛铃声,叮当叮当的在晚风中,明月下,跟着夏虫一起演奏着悦耳的天赖之曲。

那天,初见你时你正坐在半山腰的一块大青石上看着一本什么书。你穿着洁白的T?,下配一条白色的牛仔裤,青春靓丽,玲珑苗条,长发拂肩,象一朵山野里的百合花开放在山涧。我牵着牛,牛儿在山下的玉米地边吃着草。由于我们不在一所学校读书,都是刚刚中学毕业,所以不十分熟悉,我既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认识你,但是我们见过面。

为了能和你一起放牛,为了能更加与你熟悉,为了能知道你的名字,为了能仔细的欣赏你的美丽,为了能有机会站在你的身边,为了能……嗨,反正是有许多个少年心中的为了,所以我就把牛绳?在了牛头上,然后就有意却装着无意的向你坐着的地方靠近。

嗨,看的什么书呢?我的心激洌地跳着,但是表面上却做着很自然的样子问你。你幽雅的抬起头,望着我,微微的一笑,脸上顿时荡起两朵漩涡,象两只蜻蜓轻轻的在湖面一点而过,留下微微荡漾的春波,有两片散落的桃花隐约的在漩涡里出没。你抿嘴一笑:《玉娇龙》。

虽然不知道你的芳名,也并不怎么熟悉你,却因为是乡邻,所以我就开玩笑说:哟,没想到女孩子也爱看武侠呀,我以为你们只喜欢看琼瑶呢。于是我们就以书为媒介,开始了我们之间的谈话。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微羞涩的望了我一眼,假装有些埋怨似的说:我都知道你的名字,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呀!我立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问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你调皮的一笑,然后说:我在你家去过的。我心里一喜,愉快的问你:真的呀,什么时候?你得意的说:你嫂子是我的隔房姐姐。听你这么一介绍,我更是开心了,因为觉得你与我家还是亲戚了,心中就好象有一种幸运感。我想了一想说:是不是你姐姐出嫁到我家时你去过的呀。你回答说:不是,是生你侄女的时候。这时我开心的说:哦,那你一定是熊晓燕!你幽幽低头一笑,轻缓的说:不是,那是我的小妹。这时我立马就回答说: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熊敏。你默默的一笑,没有回答我,算是默认了。

眼看月亮已经从山腰慢慢的爬了上来,我见你还没有回家的意思,就问你:天黑了呢,还不回去呀。你悠然的说:还放一会了,此时牛儿刚好吃露水草呀,你看它们吃得多认真呀。我也就一时没话,你打破沉默的说:我家就在这儿不远。你用手一指不远处的一遍竹林说:我家就在那竹林过去。

我们正式认识不久后的一次,我哥哥家因为走人家要送礼,就请你给他家帮忙,于是我们又有机会一起去玩几天。那次我除了去走人家外,还要随便去相一门亲事。走人家回来后,我两又几乎天天在一起放牛。

又是一个明月当空的傍晚,我和你又在那座山上放牛,那个时候,月儿好象总是那么明,总是那么亮,总是那么温情,总是那浪漫。象一盏镁光灯挂在天幕上,而我和你就象一对演员,十分投入的在演出一幕幕浪漫的爱情剧。月光透过树梢,洒在我们身边的草坪上,牛儿在身边沙沙地吃着带了露水的青草,夜虫开始在草丛中唱着夏日的悠歌。我和你一起坐在一块大大的青石板上面,你一会看着天上的月亮,一会又看看我们两家的牛温顺的吃草的样子,一会又用手里的小竹条拍打着小树枝上的露水,你那身后的长发随着你的动作一起一伏的惹着我那时的少年心事。你小竹条一挥,拍打在身边的草丛时,溅起一滴露水钻进了我的眼睛。我借机对你调皮的说:你有什么心思不好说呀,找草出气,草又找我出气,把口水吐到我的眼睛里了。

你咯咯一笑,说:谁叫你不说话呀!你把小竹条一扔,身子侧到一边,用你的背对着我说:你去相亲相得怎么样了?我一边向你的位置挪近,一边说:不知道,还在考虑。你幽叹着说:还是做男孩子好,可以到处去相亲,不象我们做女孩子,只能等着人家来提亲,一点都不自由。你接着说:为什么那天不让我帮忙你一起去相亲呢。对于第一次谈亲事的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只是嘿嘿的笑了笑。因为没有什么话对答你,所以我就走下青石板,一边对你说:那儿有野草莓,我去给你摘几颗。你还在似笑非笑的取笑我说:是不是怕我去了破坏你的亲事呀。见你还在说,我就回答你说:你如果真有心破坏我那亲事的话我就高兴了。你有些奇怪的问:为什么呀?我取笑你说:那证明你喜欢我呀!你假装嗔怪的说:切,我才不会喜欢你呢。

我摘了一把野草莓,又回到青石板上,坐在你的身旁,用手指拿着一颗大大的草莓在你眼前?樽潘担合不恫唬磕悴嘧?恚?娑宰盼遥?骋谎觯?科?乃担合不叮∧惆巡弊右簧欤?狡鸶鲂∽焱T谖业拿媲啊N也坏饶惴从Γ?脱杆俚陌涯强挪葺?沤?愕男∽炖锶チ恕D惆〉囊簧?亢簦?凉肿潘担耗悖?悖?闾?鄹喝肆耍∥夜??恍Γ?悴皇墙形腋?阄孤穑磕愕勺乓欢悦难郏?芎艿乃担核?心阄寡剑∷低臧焉碜右蛔?植嗌矶宰盼遥?ё拍愕乃?ィ?妥磐芳僮安焕砦伊恕?/p>

见你不理我了,我心中顿时生起一个坏念头,我想知道我在你心中的份量,于是我就乘机靠在你身体上,我感觉你身体一阵颤抖,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开。我就再次认真的问你:熊敏,不要草莓了吗?你抬起头,仰望着那轮月亮,既不说要,又不说不要。我靠着你的香肩,送了一颗草莓进嘴里,一边吃一边说:嘿,好甜!接着我又拿了一颗大草莓在你眼前?槎??槐咚担赫娴牟灰?郏磕阏馐庇行┙壳忧拥乃担耗悴皇窍不断铝β穑课乙皇被褂行┎幻靼啄愕幕笆鞘裁匆馑迹?强?槎?牟葺?屯T谀愕难矍安欢?恕N宜贫?嵌?目悸亲攀遣皇歉酶?阄鼓兀?阃蝗煌芬坏停?媚愕淖煅杆俚陌盐夷迷诹礁鍪种干系牟葺?蔽?芰恕D愕耐蝗痪俣??梦倚睦镆皇便露?槐椋?荒闼蔽??哪橇礁?种妇湍敲唇?×耍?路鹗浅磷碓诹四阆愦降娜任侵校?靡换岫??チ朔从Α?/p>

在月辉的映衬下,我们彼此牵着牛儿踏上了回家的路,你高兴的向我挥着手,娇声地说:希望你今晚做个好梦!我也幸福的对你挥着手,心情激荡的说:你也一定做个好梦。

看着你在玉米之间的小路上若隐若现的倩影,伴随着牛铃的叮咚声,一个美丽浪漫的少年梦在那一刻就开始酝酿起来。

又是一次月亮挂在东方山头上的傍晚,黝黑的群山象一个个睡美人,安祥的躺在我们的身边,偶尔有一些晚归的鸟儿展着幽翅从我们的头顶呼呼的飞过,远处山脚下的那户农家悄悄的亮起了灯光,隐隐约约有一首首感人的情歌从山的那边村子里飘渺而来。我和你一前一后的牵着牛在玉米地边的小路上一边放牛,一边谈着我们有些朦胧的少年情怀。小路两边都是如竹林般茂盛的玉米地,皎洁的月光从玉米林中斜斜的照射下来,斑驳的阴影清凉的投映在你和我的身上,也在牛儿的身上映出美丽的水墨画,不同形状的光晕象月的精灵一样在我们的身上和牛儿的身上轻萦的浮游着,恰如我们当时轻萦美妙的心事。挂在玉米叶尖上的露珠在月光的映射下散发出晶莹幽深的光,不时还有不知名的飞蛾嗡嗡的在玉米林中飞行,就在身旁的山林里,杜鹃在一声一声的呼唤着它那千百年也呼唤不回的爱情悲伤,一声一个绝望。

如此美妙宁静的夜,却始终封锁不了我那天的一桩心事,我终于对你轻轻的说:明天我又要去相亲。你淡淡的哦了一声,接着柔声细语的说: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呀?我一半玩笑一半认真的说:头次我去相亲时你不是说要帮我去相亲的吗?你柔柔的笑了一下,娇气实足的说:哟,你不会真的要我陪你去相亲吧?我认真的说:只要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相亲呀。你好一会没有回答我,我继续说:反正相又相不成功,我真不想去相亲了。你关怀似的说:唉,还没去呢,你就说不成功,多不好呀——我怎么能阻止你的终身大事呀。

我很想对你明说我对你的喜欢,可是那时的我真的还没有那份胆量,于是我调皮的说:我想和你一起放牛嘛。你咯咯的一笑,说:你傻呀,我又没急着出嫁,不就是一天嘛。

唉,当时的我是多么的希望你阻止我,不要让我去相亲,但是我又不敢对你说,只好继续以玩笑的口气说:但是你总有一天会出嫁的呀。你也调皮的说:那这样吧,我等你结婚了我再出嫁,而且我还帮你去接亲,这样总可以了吧。说完你不好意思的嘻嘻的笑了起来。嘴笨的我始终没有敢对你说出那晚心中的秘密。

在我两认识后的日子里,月亮好象一直都是那么圆,那么亮的挂在天幕上;在我两一起放牛的每一个黄昏里,月儿好象一直都是那么的温情,那么幽雅的陪伴着我们。

这一年,我决定要出门去打工了,可是心里就是放不下你,因为我发觉我是那么认认真真的喜欢着你。虽然我们一起放牛的日子里开着许许多多的爱情玩笑,也做过很多爱情的恶作剧,但是我们却一直没真正的表白过。在那个时代,刚出校园不久的我们,在那个还非常单纯的小山村里,我们的思想还没有开放到能随意吐露爱情的地步,我们的爱情也还没有自由到随意播种的境地。于是在要走的日子里,我就托我的哥哥拿了礼物到你家提亲。在我的心里,你一定会高兴的答应我的亲事。

诗人说少女情怀总是诗,而正当少年的我可能还不能读懂你那如诗的情怀。过了几天,我哥哥又提着那提亲的礼物还给我了。

我再不敢和你一起放牛了,我再不敢见你的面了。因为爱情,因为喜欢,因为对你提过亲,因为被你拒绝。

那天,我们又在山上相遇了,远远的看到你,我就吓得急忙牵着牛想躲避你。你发现了了我,见我要走,你急忙叫住了我。

相对,已无言。

过了很久,你才认真的说:叫你哥哥来提亲,你怎么先不问我呢?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象是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低的说:那我没听我哥哥和嫂子说过。你有些无奈却又惋叹的说:唉,什么年代了,我和他的事连我父母都还不知道,要不是你这次向我提亲,我都还不想告诉给他们。我有些伤感的问:那你们交往多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轻轻的回答:他是我同学,追我一年多了,我在一个月前才答应他的追求。

听你说在一个多月前才答应他的追求,我心里立时一惊,有些生气的说:一个多月前,那次我又去相亲,你不是还开玩笑叫我不要去相亲了吗?你低头久久不语,我再追问说:当时我还开玩笑说,如果你喜欢我我就不去相亲。

你转身面对着我,注视着我,有些幽怨的说:可是你那天还是去了呀!

我顿时一阵哀伤,有些生气的说:是吗,然后你就答应了他?

你再也无语,我也没有再问。第二天,我就离开家乡,离开你,到了广东。

第二年回家,我的哥哥家建房请客,于是,在我哥哥家里又遇到了你,那时的你已经做了别人的新娘。见到你时你正在织着一件粉红色的毛线衣,我们只是彼此相视的笑了笑,就再也没有语言,然后我就忙着给哥哥家做事去了。当要请客吃饭的时候,你不知为什么找到我,将你手中织着的毛线衣递给我,一边说:你给我保存一会吧,我要去吃饭。

我有些不明白的接过你的毛线衣,一边说:你给你姐姐不就行了吗,我很忙的呀。你却不容我解释,一边转身,一边对我深情的说:就要你保管,不见了你就陪我。然后就一边无声的笑着,一边赶着去坐席吃饭去了。

当客人走后,我没有看见你,于是我就问嫂子(你的姐姐),嫂子说你也走了。当时我第一想到的就是你放在我这儿的毛线衣,本想拿给嫂子,让她再还给你,可是我马上又改变了想法,想自己亲手还给你。可是以后的日子里,我一直没有把那还未织完的毛线衣还给你,你也没有来取。

那是为什么呢?

直到今天,那件你还没有织完的毛线衣依然如当初一样卷成一团放在我家里的那个老式木箱里,上面还有四根用来织毛线衣的竹扦,就象一个情感的谜,被我用一个塑料口袋精心的包了起来。

存放在青春的记忆里,珍藏在爱情的谜宫内。



返回列表
上一篇:话说摄影留念
下一篇:为自己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