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话说摄影留念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话说摄影留念


每当樱花盛开的时节,珞珈山上武汉大学的樱花园里游人如织,总能见到一些青年朋友穿着和服在樱花丛中摄影留念。有位韩国留学生见此大为不解,于是问她的导师说:“他们为什么要穿着和服去照相呢?我们韩国也有樱花,但从没有人穿着和服同樱花照相。”导师听了,苦笑一下,无言以对。

要说摄影留念,不就是用现代技术将瞬间定格成永恒、把美丽留存于记忆之中吗?我虽然至今无缘目睹樱花盛开的绚丽,但从相关的文字描写中可以约略知道,樱花作为一种观赏花卉,其花幽香而艳丽。樱花在骀荡的春风中绽放,满树烂漫,如云似霞,灿若锦缎,蔚为壮观。试想漫步在风光秀丽的珞珈山上,留恋于蜚声国际的百年名校,依偎在象征爱情与希望的樱花丛中,真可谓良辰美景,赏心乐事。“无限风光尽被占”,大有享尽了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所谓天时、地利与人和,真乃人生一桩痛快事!

但观赏景物,摄影留念,按照我们通常的理解,为了留下真实而美好的回忆,摄影取景就应该立足于此时此地的独特景观,从而显示出留存纪念的真正意义。譬如登泰山拍照,人们总是选择以孔子登临处、紧十八盘石阶(天梯)、南天门牌楼、玉皇顶石碑、探海石边的观日亭或者“五岳独尊”的刻石等为背景,让人一看便能回想起登临时的真实情景和无穷的妙趣,一看便知此照本身的不可复制的独特的纪念意义。人们有时拍照,很难选取具有典型特征或特殊意义的景物,就煞费苦心地佩戴一些标志性的饰物,或干脆在照片上题写文字,作为明证。由此看来,摄影本身就是为了留念;而留念最重要的意义,首先在于真实。

一些青年朋友,穿着和服在樱花丛中拍照,明显是属于给摄影的内容赠添了一些背景或标识。我们都知道,和服是大和民族的服饰,也就是日本的标志。我们更知道,武汉大学是中国的一所具有悠久历史和国际影响的名校,它就位于我国湖北省武汉市的珞珈山上,而樱花园就在武大的校园里。作为中国青年,在武汉大学的樱花园里摄影留念,按常理要寻找的具有纪念意义的标识本该是与珞珈山或武大相关的物什;即便是难以就地取材,拍照后直接题写上“武大樱花留念”几个字也就明了。无论如何说,在这种场合,穿着和服摄影留念很显然有些名实不符,也失却了摄影本身应有的真实的留念意义。

一些青年在武汉大学的樱花园里穿着和服拍照的这种举动,如果单从摄影留念的本身来看,着实有些不伦不类,令人啼笑皆非。这大概正是具有理性的韩国留学生的大为不解之处。可在现实生活里,理性和感性常常是一对矛盾。我们经常会见到一些?年朋友,遇事总是自以为是,凭想当然办事。他们爱起美来,往往追求浪漫与极致;他们善于联想,却时常缺乏审慎与理智。这种浅薄中暗含机敏、创意中不乏幼稚的做法,让人喜忧参半,哭笑不得,我想或许这正是导师“苦笑”与“无言以对”的原因。

就事论事,我们不妨姑且做一下认真剖析。名与实是相对的;有人爱名,有人重实。名实之争,古已有之。单就一些青年人穿着和服在武大的樱花丛中摄影而言,他们为了突出樱花,别出心裁地选取了穿上和服,不假思索地放弃了武大和珞珈山的背景。他们以为世人都知道樱花是日本的国花,和服是日本的民族标志,穿上和服在樱花丛中拍照似乎达到了美的极致。其实不然,他们是忘掉了留念的真实性,只顾追求一种浪漫的美、虚幻的美。换句话说,他们看重的是“名”,是樱花的“名”。而这种虚幻的“名”,一旦离开了此境真正的“实”,说到底也只能是徒有虚名。

晚晴重臣曾国藩曾与国学大师俞樾一同游玄武湖,他们各自乘着形式大小一样的船只去观赏荷花。曾国藩的随从煞费苦心,“奇思妙想”,为曾国藩乘坐的小船罩上了一张帷帐。小小的举动,似乎一下子凸显出了这位国之重臣身份和地位的尊贵,同时也能让其免受太阳的曝晒之苦。可是,由于帷帐容易被高举的荷叶牵扯,曾国藩的小船只能绕荷花而行,眼看着俞樾大师的轻舟径入“藕花深处”。这虽然正应了周敦颐先生《爱莲说》中的“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但毕竟失却了与荷花零距离接触的那种自由和畅快。赏荷本是目的,尊贵只是名声。为了彰显尊贵而忽略了观赏荷花的快乐,真有些让人感到本末倒置或买椟还珠的意味。不顾一切、一味地想当然似的求名,最终得到的名声也就成了一种累赘和负担。人生苦短,为人处世,失真也就失却了人生的真性情和真意趣。遗憾是在所难免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作为游玩,偶尔穿一下和服在樱花丛中拍照,体验一下异国风情,给生活增添点浪漫情趣,又似乎没有什么不可。如果因此而敏感过度,被斥责为“崇洋媚外”,多少又嫌得神经太紧张了。和平的年代,文化相融,还是应该积极提倡的。“洋”相对的是“土”,“内”相对的是“外”。作为中国人穿和服在樱花丛中拍照,我不否认这其间有喜爱的成分在,但我敢说这种喜爱大多是偏重于生活情趣的,往深处讲也只能说到“重名”上,无论如何也上升不到“崇拜”上。如果有些人硬说是“崇拜”,我想那也绝对没有“媚外”之意。试想不论是哪个青年人的摄影留念,其最终的目的都不会是讨好日本或向日本人“献媚”吧!况且,懂些历史知识的人不会不知道,其实所谓的“和服”据说还是“唐装”的改造,宽松而不失典雅乃是盛世的一种风度。要说“崇洋”,这“和服”原本就是“崇洋”的结果。因为对于日本来说,当时的大唐也是相对的“外洋”。“崇洋”也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也。

按照这种历史发展的逻辑,我们可以大胆想象,尽管樱花属于日本的国花,其实樱花也不是日本独有,不但中国有,韩国也有;不但日本人喜爱,中国人也同样喜爱。当然,韩国人也不例外。只要是美好的东西,我想很多人都会喜爱。临花拍照是自然的事,穿什么服装全看个人的情趣。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随着物质生活的富裕,人们的精神生活也会变得丰富多彩。如今,不是有很多老年朋友在忙着补拍“婚纱照”吗?再灿烂的笑容,再华丽的婚纱,恐怕也很难挽回那逝去的岁月。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立足现在,让我们还是满面春风地笑对未来吧!婚纱照是一种别样的记忆,穿着和服在樱花树下摄影虽然不是生活的真实反映,但很多时候,生活需要一种浪漫情调,需要一种憧憬和向往。敞开心胸,宽容一些吧,不要太绷紧历史哪根神经!记住历史,落后才是耻辱。自以为是,阿q似的自怜,于人于己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面对珞珈山、樱花园,武大、和服、摄影,都是一种选择。日益成熟的旅游与文化,让我们重新思考历史与现实、自然与人文、传统与现代、发展与创新、生活与科技等重大课题,你会发现我们的身边有了与往昔很多的不一样,甚至是大不一样。不一样就是变化,大不一样就是快速地前进。谁也无法阻挡历史滚动的车轮。我们生活在过去与未来的交接处,抓住今天,珍惜拥有的幸福,留下时代这美好的瞬间。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小背景后面还有着更加广阔的大背景,让我们把生活的镜头推得再远些、再远些吧!



返回列表
上一篇:痛,只因想起
下一篇:为自己付出